【更多最新訊息,請加入<StyleUp美麗自己作主>粉絲團】

圖片來源:<He’s Just Not That Into You>

張愛玲說通往女人心靈的是陰道,我信,這也是為什麼會有女人愛上一夜情的對象,而男的早就忘了。

某位作家在新書裡寫了個故事讓我看得有人生茫茫之感。他說有一天他在某個派對上看到了一個妞,心生愛慕,晚上帶她回家,當然一切水到渠成。完事之後,他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女的說:你早忘了吧?幾年前我們就是在這裡,你連床單都沒有換過。

人的記憶力經常顯露在愛的細枝末節裡,我一個好友從來不認識路,卻能記得男友跟她第一次在哪裡,用什麼方式做的,她還記得那天的天氣和風的速度,旗子飄起的方向以及白裙子上的油漬位置,她們真的不需要史官,她們就是自己的史官,除非她們刻意忘記。

她就這樣記錄著她和男友的愛情故事,以至於我常常認為他們是神仙眷侶,他們平靜慵懶、喜氣洋洋的生活在我的世界裡,簡直可以拍下來,默默感動全國。但有天,我自曝了一個秘密,她顯然被我感動了。於是,她也拿出了一個來和我交換,她說她有個身體伴侶,跟誰都沒有說過。我被嚇到了,我簡直像還珠格格裡的紫薇那樣搖動著她的胳膊,我說:「妳怎麼可以醬,怎麼可以醬。」

我「三觀」都改變了啊,我真是個沒有見過世面的人。

她說事情的發展也不是她所能想像的,就是一個普通人普通地出現,普通地和她各種溝通,然後,突然有一天在她加班的時候,送來了咖啡,送了就走,話也沒說一句。她說:醃蘿蔔辣死人,我大概就是碰上了這種類型的狠角色。那個「醃蘿蔔先生」還在她出差的時候,突然打電話跟她聊天,然後她飯店房間的門鈴響了,她說:你等一下,服務生來敲門了。打開門,看見醃蘿蔔先生手裡拿著她愛吃的蛋糕,臉上夾著手機,然後,一切就發生了。

媽的,需要揭穿的是,你再瞧不起的破手法,都有可能搞定一個人,你再看不起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真正收到的時候,你的心也一定悄悄地打開了。

但她和男友的關係並無裂痕,我百思不得其解。我以為女人無法同時愛著兩個人,她說對醃蘿蔔先生並非是愛,而是一種身體的需要,就是那種和諧的生理互動,每次見完如同……她沒有準確詞彙形容的時候,我這個退役記者適時救場,結尾接了個詞:瑜珈。

她立刻確認了說:是,就是瑜珈,就是瑜珈。

我不是在鼓勵偷情,她真的描述了一些正面意義,她說這樣固定的、有節奏的性愛,給她帶來了一場身體革命,昇華了她和男友的感情,甚至是性體驗,罪惡感和這些隱秘快感,讓她突然找到了另外一種生存模式。而在恰當的時候,這場瑜珈的互動雙方能夠止於此,結束之後,退回各自的正常位置。

事情在慢慢發展,我偶爾會聽到這場瑜珈的進展,比如醃蘿蔔先生竟突然跳槽到她的集團,和她成為正經的同事關係,而且兩人的部門互為依託,有很多利益關係。看著醃蘿蔔先生穿衣服的樣子,她第一次感到害怕。她陷入了深深的糾結之中,問我該怎麼辦。

為什麼我總在她們需要怎麼辦的時候出現?(再度摔筆)

我覺得每種關係都不可能純粹,任何身體的接觸、體液的交換完成,勢必帶來情感上的牽絆,畢竟我們善於思考,並且能將其歸類為某種具有意義的情感體驗,於是我罵她貪婪。我說,妳想把關係變得很純粹,只是希望自己能夠輕鬆一點。

沒有斷絕和醃蘿蔔先生的關係,甚至在她生日的時候,還非常期待醃蘿蔔先生給她帶來驚喜,但事情一旦被期待,就立刻變得灰頭土臉。令她難過的是,醃蘿蔔先生沒有寄來大禮盒或者搞出什麼浪漫的晚餐,而只是打來一個電話說,妳要不要禮物啊?她賭氣地說不用,醃蘿蔔先生就真的沒有下文了。

她就變得更加賭氣,但她不好意思說那是因為她覺得醃蘿蔔先生不夠用心,因為她也知道那是愛人該做的事情。在靈與肉這件事上,即便是作為瑜珈主義者,女人也常常容易混淆。所以,風險不在於是否被發現,而在於,你的心是否受此困擾。

很多人可能難以接受這篇,但它就是作為一個現實存在的。我尊重現實,也鼓勵每個人都尊重現實,唯一的提醒是,任何現實的締造者,都要作好為現實買單的準備。我無法站在道德制高點上看待問題,有的時候,身體瑜珈未嘗不是一種良藥,但有的時候,也是殺人毒藥。

哈林文化

原來,你沒有那麼愛我

 

作者介紹

 

丁丁張

稍微寫一點字,稍微聽一些音樂,稍微看一些電影,稍微懂一點人生,稍微一使勁愛就用力過猛,稍微一鬆懈就容易……睡過去。

職業是媒體人,夢想是空想家,實際上是總結愛好者。致力於發現生活中的好看與不好看,並樂在其中。可能會紅,可能會不再出書。

【更多最新訊息,請加入<StyleUp美麗自己作主>粉絲團】

「StyleUp」網路以及App刊載的本篇內容,包括文字報導、照片、影像、插圖、錄音片、影音片或其他任何形式之素材等,均受到中華民國著作權法及國際著作權法律的保障。網站內容的著作權為本公司或其他授權本網使用的內容提供者所有任何人對於「StyleUp」提供的內容與服務,僅能使用於個人、非商業用途,使用時必須遵守著作權法的所有相關規定,否則將構成著作權之侵害,並依法負民事及刑事責任。
非經取得「StyleUp」著作權人書面同意以及授權,使用者不得重製、改作、散布、表演、展示、變更、發行、播送、轉賣、或利用本網的局部或全部的內容或服務,以賺取利益。使用者下載或拷貝網站的內容或服務僅可供個人、非商業用途之使用。個人使用以外之其他用途,在未取得「StyleUp」或書面許可之前,完全禁止。
如有任何授權問題,請來信 Email:[email protected]

丹娜說,年輕男人是我的防腐劑。很少有女人承認性對自己的重要,尤其是東方女人,她們羞於談性,或者只是羞於與我談,她們只在我面前表達對愛人的不滿,但不包括性上的,這真不公平!(摔筆抱怨中)
圖片來源:<He’s Just Not That Into You>

張愛玲說通往女人心靈的是陰道,我信,這也是為什麼會有女人愛上一夜情的對象,而男的早就忘了。某位作家在新書裡寫了個故事讓我看得有人生茫茫之感。他說有一天他在某個派對上看到了一個妞,心生愛慕,晚上帶她回家,當然一切水到渠成。完事之後,他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女的說:你早忘了吧?幾年前我們就是在這裡,你連床單都沒有換過。

人的記憶力經常顯露在愛的細枝末節裡,我一個好友從來不認識路,卻能記得男友跟她第一次在哪裡,用什麼方式做的,她還記得那天的天氣和風的速度,旗子飄起的方向以及白裙子上的油漬位置,她們真的不需要史官,她們就是自己的史官,除非她們刻意忘記。

她就這樣記錄著她和男友的愛情故事,以至於我常常認為他們是神仙眷侶,他們平靜慵懶、喜氣洋洋的生活在我的世界裡,簡直可以拍下來,默默感動全國。但有天,我自曝了一個秘密,她顯然被我感動了。於是,她也拿出了一個來和我交換,她說她有個身體伴侶,跟誰都沒有說過。我被嚇到了,我簡直像還珠格格裡的紫薇那樣搖動著她的胳膊,我說:「妳怎麼可以醬,怎麼可以醬。」

我「三觀」都改變了啊,我真是個沒有見過世面的人。

她說事情的發展也不是她所能想像的,就是一個普通人普通地出現,普通地和她各種溝通,然後,突然有一天在她加班的時候,送來了咖啡,送了就走,話也沒說一句。她說:醃蘿蔔辣死人,我大概就是碰上了這種類型的狠角色。那個「醃蘿蔔先生」還在她出差的時候,突然打電話跟她聊天,然後她飯店房間的門鈴響了,她說:你等一下,服務生來敲門了。打開門,看見醃蘿蔔先生手裡拿著她愛吃的蛋糕,臉上夾著手機,然後,一切就發生了。

媽的,需要揭穿的是,你再瞧不起的破手法,都有可能搞定一個人,你再看不起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真正收到的時候,你的心也一定悄悄地打開了。

但她和男友的關係並無裂痕,我百思不得其解。我以為女人無法同時愛著兩個人,她說對醃蘿蔔先生並非是愛,而是一種身體的需要,就是那種和諧的生理互動,每次見完如同……她沒有準確詞彙形容的時候,我這個退役記者適時救場,結尾接了個詞:瑜珈。

她立刻確認了說:是,就是瑜珈,就是瑜珈。

我不是在鼓勵偷情,她真的描述了一些正面意義,她說這樣固定的、有節奏的性愛,給她帶來了一場身體革命,昇華了她和男友的感情,甚至是性體驗,罪惡感和這些隱秘快感,讓她突然找到了另外一種生存模式。而在恰當的時候,這場瑜珈的互動雙方能夠止於此,結束之後,退回各自的正常位置。

事情在慢慢發展,我偶爾會聽到這場瑜珈的進展,比如醃蘿蔔先生竟突然跳槽到她的集團,和她成為正經的同事關係,而且兩人的部門互為依託,有很多利益關係。看著醃蘿蔔先生穿衣服的樣子,她第一次感到害怕。她陷入了深深的糾結之中,問我該怎麼辦。

為什麼我總在她們需要怎麼辦的時候出現?(再度摔筆)

我覺得每種關係都不可能純粹,任何身體的接觸、體液的交換完成,勢必帶來情感上的牽絆,畢竟我們善於思考,並且能將其歸類為某種具有意義的情感體驗,於是我罵她貪婪。我說,妳想把關係變得很純粹,只是希望自己能夠輕鬆一點。

沒有斷絕和醃蘿蔔先生的關係,甚至在她生日的時候,還非常期待醃蘿蔔先生給她帶來驚喜,但事情一旦被期待,就立刻變得灰頭土臉。令她難過的是,醃蘿蔔先生沒有寄來大禮盒或者搞出什麼浪漫的晚餐,而只是打來一個電話說,妳要不要禮物啊?她賭氣地說不用,醃蘿蔔先生就真的沒有下文了。

她就變得更加賭氣,但她不好意思說那是因為她覺得醃蘿蔔先生不夠用心,因為她也知道那是愛人該做的事情。在靈與肉這件事上,即便是作為瑜珈主義者,女人也常常容易混淆。所以,風險不在於是否被發現,而在於,你的心是否受此困擾。

很多人可能難以接受這篇,但它就是作為一個現實存在的。我尊重現實,也鼓勵每個人都尊重現實,唯一的提醒是,任何現實的締造者,都要作好為現實買單的準備。我無法站在道德制高點上看待問題,有的時候,身體瑜珈未嘗不是一種良藥,但有的時候,也是殺人毒藥。

哈林文化

原來,你沒有那麼愛我

 

作者介紹

 

丁丁張

稍微寫一點字,稍微聽一些音樂,稍微看一些電影,稍微懂一點人生,稍微一使勁愛就用力過猛,稍微一鬆懈就容易……睡過去。

職業是媒體人,夢想是空想家,實際上是總結愛好者。致力於發現生活中的好看與不好看,並樂在其中。可能會紅,可能會不再出書。

Comments

comments